海灣水港
              新手天地
              校園動態
              招聘信息
              跳蚤市場
              活動專區
              驢游部落
              考試考研
              外語角落
              信息工程
              體育世界
              影音動漫
              校外采風
              談天說地
              畢業之后
              心情文字
              幽默笑話
              社區站務
              登錄注冊
              寧波大學bbs > 海灣水港 > 瀏覽當前帖子 最新帖子進站窗口排行在線會員隱藏左側欄
              杭州和寧波,哪座城市未來的發展空間更大?
              返回本版】  【發表帖子】  【回復帖子 瀏覽量  4628      回帖數 1
              缸鴨狗    等級  管理員

              樓主 發表于  2018-5-16 11:05:57    編 輯   

              我對寧波興衰的總結就十四個字:大明朝擼掉“大明州”,小寧波締造“大上!

              不過,條件和底子擺在那里,瘦死的寧波也不會差到哪里去?

              所以這是,一個實力大于名氣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我跟人開過一玩笑,說寧波的漢語拼音發音,影響了它的傳播。

              國內一二線城市中,唯一一個以“o”音結尾的地名,所有的漢語元音字母中,“o”能夠單獨組合(不包括雙元音詞)的輔音只有:b、p、m。從流傳度上來說,比其他讀音難度更大。

              b 是個爆破音,發音有需要爆破;偏偏又遇上“o”,發音需要沖破空氣阻力較大。說白了,就是拗口。而那個朗朗上口的用了七八百年,已經形成品牌效應的“明州”,卻不幸被朱元璋摘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一個地方,跟王朝的國號相同,那他的命運很可能會因此而一波三折。

              唐代得名的海港城市明州,到了明朝,被王朝的統治者取了個新名字——寧波。

              在浙江,寧波的綜合實力是僅次于省會杭州的存在。不過,它的名氣遠遠不如后者。但是,它實際的地位顯而易見:計劃單列市、副省級城市;寧波-舟山港,吞吐量已超過上海,是中國目前吞吐量最大的海港。

              明洪武十四年(公元1381年),一位來自浙江明州的文人單仲友,向太祖朱元璋提出建議,大致意思是:“明州與國號相同,此為大不尊,希望皇上修改地名,以示國號神圣!敝煸罢J為有理,就將明州改為“寧波”,取“海定波寧”之意。在此之前,“明州”已經使用了五百多年。

              改名,只是這座東海港城曲折命運的開始。

              放在今天的中國,寧波位居“二線中城市”,排在本省杭州之后,甚至名氣(不是實力)不如同級別的廈門、青島、大連。

              這是1700年至2000年,中國城市國際知名度的排名:1900年以前,寧波知名度一直大于杭州;《馬關條約》杭州開埠,加上省會的知名度,杭州的國際知名度逐漸超過寧波。





              若時光能夠倒流,穿越到明代,甚至更早的“明州”時代,你會發現:

              那個時候的寧波地區,曾長期是今日“北上廣“般的存在。尤其是,作為東方大港的“明州”、

              “寧波”,這座城市是歐洲、日本人最熟悉的中國地名之一,是令他們無比神往的夢之都。

              句章(今寧波)是春秋時期重要的軍港和航運中心,吳、越國的軍事商業活動。





              春秋 寧波地區屬越國,越稱霸東南,曾“乘舟”和“戈船”(戰艦)飄洋涉海,且擁有水軍。越國水軍在寧波地區營建要塞,是我國最古老的港口之一。

              秦代 設置寧波的前身——鄮縣,包括今寧波江東區和今鄞州區東部、北侖區及舟山群島,治所在今鄞州區。

              唐代 公元625年,廢鄞州,鄞、鄮、句章三縣合并稱鄮縣,地方志稱為“大鄮縣”。到了公元738年,鄮縣分慈溪、翁山、奉化、鄮縣四縣,設立明州管轄它們。也就是這一年開始,大唐的明州港開始成為國際港,標志是設立了海關——市舶司。公元743,著名的高僧鑒真東渡,途中船舶失事,在這里獲救。9年后,日本孝謙朝3艘遣唐使船駛抵寧波口岸,這是歷史記載,明州接待的第一批海外來客。

              唐代,明州與揚州、廣州為三大港口;宋元,明州與泉州、廣州為三大港口。

              宋代,尤其是南宋,開創了屬于中國的航海時代。但是,主打游牧文明的元朝,主打農耕文明熏陶的明朝,雖然沿海港口得到了保留,但其統治者對大海有一種敵意。大航海時代到來前夕,“海禁政策”來了。元代就推行了部分海禁,到了明朝初期洪武年間(1367年),“片板不得下!苯畎l布,包括海港貿易在內的商業活動遭到大棒政策。

              海港城市的社會經濟,幾乎以大海為生命。從明代起,這座靠海吃海的沿海城市,走向了大轉折。海禁施行后,寧波仍然是朝廷與周邊“朝貢”貿易的指定登陸地。這種貿易幾乎沒有利潤可言,港口商業與經濟名存實亡。到了后來“爭貢事件”發生,朝廷徹底關閉寧波市舶司。

              歐洲人先知“寧波”,后知“浙江”

              帝國東南一個個港口,明王朝眼中的是非之地,卻是歐洲商人向往的樂土。而直到海禁時期,他們仍沒有放棄對“明州夢”的追求。很多歐洲人在地圖上仍然標識“明州”!懊髦!明州!”“寧波!寧波!”海禁,并不能擋住商船對東方的向往

              《1375年加泰羅尼亞地圖》被稱為“中世紀最好最豐富完備的一幅世界地圖”







              在這個地圖上,在中國東南沿海區域MINGIO(明州),被標注在突出的位置。繪圖者并沒有到過中國,卻能把明州準確地置于刺桐(泉州)和杭州間。說明歐洲人對明州進行過詳細考證和研究。這一年是大明王朝的第八個年頭此時歐洲人恐怕不知:這座大咖級的世界級海港,已經改名寧波。

              1570年,大航海運動如火如荼。寧波的大門雖然被朝廷關上了,但歐洲各國商船仍然對這里充滿了向往:1570年的世界地圖上,LIAMPO(寧波)海域,依舊航線如織,民間貿(走)易(私)繁盛。





              更為有趣的事情是,早期繪制的國外地圖上,“寧波”竟然早于“浙江”出現。在葡萄牙制圖學家陀拉多1571年繪制的地圖上,華南地區準確地標有“廣東”;在浙江沿海區域內,作者用大寫字母標上“LIAMPO”(寧波)字樣。顯然,作者不知有“浙江”省名,卻知道“寧波”的所在。這里所說的“寧波省”顯然是浙江。寧波海外知名度大,當時不少歐洲人:只知寧波,不知浙江。





              14世紀二三十年代,寧波第一次出現在歐洲人的游記中。半個世紀后,寧波第一次被準確地標注在世界版圖上。順著航線,葡萄牙商人紛紛來到寧波。

              貿易來往中,不僅歐洲人向往寧波,而寧波商人也曾到達過歐洲的貿易腹地。學者金國平經過充分考證后認為:16世紀40年代西班牙人的船隊帶著寧波人漂洋過海,寧波人很可能是最早到達歐洲的浙江人。

              日本的航海史,半部在寧波

              向往寧波的,不僅是西洋人,還有東洋人。因為地理位置的一衣帶水,日本人跟寧波的交往,要遠遠早于歐洲人。

              1975年5月,一位叫崔亨根的韓國漁民出海捕魚時打撈上來的6件瓷器,竟然讓自己生活了幾十年的新安郡海域變得熱鬧起來:一批又一批考古隊伍紛至沓來,8年時間來來回回地跑了好幾十趟。經過10次大規模的探察、發掘、打撈,海平面下拉出了一艘銹跡斑斑的沉船。這艘14世紀早期的沉船,是現存最大的中國古代商船。出海的時候,船上裝載了兩萬多件瓷器。商船的出發地是元朝慶元路明州港,商船目的地是日本,因路遇風浪在朝鮮半島西南海域沉沒。

              東洋陶瓷史地圖 @ 株式會社地理情報開發(日本)





              震驚全世界的“新安沉船”,從一個側面反映了寧波與日本之間的商貿來往,沉船的神秘面紗背后,是一張繁忙的東亞海上貿易圖。

              海上絲綢之路航線圖 @ 2010地理情報開發(日本)





              唐朝開元年間,明州港正式“開埠”,其第一批有記載的海外使者就來自日本。那是公元752年,日本孝謙朝3艘遣唐使船駛抵明州口岸,開始了寧波1250余年對外開放史:從唐朝到元朝日本、朝鮮、東南亞以及中東商人蜂擁而至,寧波三江口一帶桅檣林立、千帆競渡。

              對于日本人來說,清代以前,他們最熟悉的中國地名大概是便是寧波。最澄、榮西、道元、雪舟等最著名的日本留學生,都是在寧波登陸后進入中國內地的。豐臣秀吉曾輕狂地做過這樣一個黃粱美夢:“乘日本船渡海,居守寧波府!”,進而以此為根據地號令亞洲全域。佛教、書畫、戲劇、造船、建筑、書志、茶文化、官僚制度、農業技術……諸多領域中,這座中國東南沿海的港城潛移默化地影響著日本。在許多日本學者看來,假如沒有寧波,日本歷史就要重寫!

              明初就實行了“海禁”,禁止民間貿易,但中日間的“朝貢貿易”并未禁止。這種貿易是一種非商業性的不對等貿易,各國到大明進貢往往能得到豐厚的賞賜。即便海禁之后,中日之間,或者說,寧波與日本之間,這種密切關系一直保持到嘉靖時期。

              正是因為這種不對等,使團之間才發生了沖突,最終爆發了嘉靖二年(1523年)“爭貢事件”。明朝日本進入戰國紛爭時期,每個利益集團都想“代表日本朝貢”以換回豐厚中國物品。這一年,日本的兩個使團為爭奪朝貢資格引發一場流血沖突,發生地就在寧波海關(市舶司)

              在“禍起于市舶”借口下,明朝禮部貿然撤銷了寧波市舶司,持續數百年的中日朝貢貿易走到盡頭。海禁,對于寧波來說,是被剝奪了自由貿易權;改名,只是被剝奪了姓名權。但這回,完全關閉了市舶司,相當于對港口判了一場無期徒刑,甚至死刑。

              此事發生,因倭人而起,明初又有過倭寇侵擾、劫掠東南沿海的惡跡。過去很長時間,日本跟寧波關系密切——尤其是,日本使團中就有一位叫宋素卿的華人,是寧波人,他參與了爭貢事件,并給朝廷留下了極壞的印象。

              綜合這些跡象,寧波,必須要背這個鍋了。

              天然良港,死于海禁

              以上我們說了:寧波這個地方,無論是西洋人,還是東洋人,都特別向往。那么:它到底牛在哪里?它為什么從唐朝到元朝,一直是全國“三大港”?即便被國家改了名,它為何還能被王朝作為朝貢地?

              接下來就要回答:“寧波”制霸海上絲路的優勢是設呢?

              大家都知道大運河,先是隋唐大運河,從長安、洛陽到揚州,然后通到揚州、余杭,后來元代繼續開鑿,把大運河通到了北京。這些知識的傳播,無形中就給人一種誤解:大運河的終點是杭州。





              這是大家經?吹降拇筮\河線路。但是,大運河在杭州并沒有停下腳步,杭州——紹興——寧波這是一段叫做浙東運河的偉大工程,其開鑿的其目的就是——通向大海!這又何嘗不是大運河的終極目的之一呢?





              也就是說,大運河并不是封閉的內河,而是與大海相通的運河!之所以大運河后來被理解成“京杭運河”呢,一是京杭運河首先出自乾隆皇帝口中,這是名人效應;二是乾隆下江南,位于江南核心區的杭州,很容易被人記住,而寧波,雖然是運河的最終目的,但它在江南的邊緣地帶,明清不重視沿海,所以就把它在宣傳中忽略了,繼而讓后人誤解為“京杭運河”——當然,這么叫,在話語權上更有優勢。

              實際上呢?在大運河最輝煌的年代,沿岸地區,其實都是海港——寧波的航運腹地。那么,大運河出?,為什么是寧波?為什么必須是寧波?

              從中國沿海位置來說,東海與長江口附近,這一帶南北海運樞紐,這是由腹地、區位決定的:長江口以南的浙江到廣東沿海,海岸線曲折,港灣密集。





              從這張古地圖我們可以看出,沖積形成的沙島與基巖質的群島,分列長江口南北。自然條件,決定了長江口、錢塘江口都無法出現良港:長江口淤泥堆積多,水域太淺;海岸線平直,港灣幾乎沒有,現在的上海港深水港區,租借的是浙江的洋山島。

              黃海海域的上海、江蘇到山東南部為砂質淤泥海岸,有大片大陸架延伸,海水淺,無法?看髧嵨淮,岸線平直,則缺少避風港。

              長江口海域遙感圖





              京杭運河的終點杭州在錢塘江口,那么這里可以形成港口嗎?

              答案是不能。錢塘江的喇叭口,是世界上涌潮最強烈的入?,潮水的沖擊讓這里無法進出大型船只。

              錢塘江口杭州灣遙感圖





              從地圖上再向南挪動,浙東運河、甬江與大海相通的地方就是寧波了!它處在中國海岸線的中心位置:港闊、水深、浪靜、風平,它南通閩、粵,東臨日本,北望朝鮮。更難能可貴的是,寧波東南有天臺山脈和舟山群島,可以成為阻擋臺風入侵的天然屏障。

              寧波甬江口及附近海域遙感圖





              每年夏天,北赤道暖流從寧波港流過,進入日本沿海;冬春季節,北冰洋寒流繞經日本,流入東海。這樣有規律的洋流,為兩國之間開辟了天然航線。

              唐代,中日之間正式開埠,是因為這一時期,航海技術取得了巨大進步。我們的歷史埋沒了 許多航海家的名字,但借助日本史料我們得知,唐代光寧波地區就有30多位航海家,最厲害的一個叫張支信。842至863年間,他4次往返中國和日本之間,并創造過最快的航海速度。

              有一篇為嘉靖時倭寇翻案的文章,說那時候日本航海技術太差,數月到不了中國,這樣來搶劫不劃算云云;其實,重新審視倭寇問題,不是什么壞事,但拿航海技術來解釋,就不太合適了。如果明代航海技術不行,又何來下西洋壯舉,如果明代航海技術不行,東南沿海走私集團與日本、葡萄牙人的航;顒,難道都是幻覺嗎?

              以前的寧波港,不僅僅是今寧波大陸沿海,還包括了今舟山群島大部分地區,一個如此優越的港灣區域,怎能不吸引人呢?



              1541年,明嘉靖在位的第二十個年頭,后來成為抗倭英雄戚繼光,此時才13歲。這一年冬天,幾艘葡萄牙船只在中國南海洋面緩緩前進,海霧散去,瞭望臺上的水手興奮地看著前方,出現在他們視野中的地方,是明朝治下的澳門。

              1818年張寶《澳門遠島》木版畫





              來中國的葡萄牙商隊,并非只去了澳門。至少在,至少在1524年,葡萄牙人來到了浙東海,在一個叫“Porto Liampó”的地方扎營,“Porto Liampó”翻譯成中文就是“寧波港”。前不久的1523年,最后的朝貢官方港口寧波已經海禁。這里“寧波港”應是寧波府轄區的明代私人貿易據點——雙嶼港。那里因民間貿易而繁榮,聚集著東西方許多海盜和 商人,被很多學者稱為“16世紀的上!。





              1524至1548年,中國、日本、葡萄牙商人常常在這里展開三角貿易,每年的貿易額超過300萬克魯查多(即后來葡萄牙通用的貨幣埃斯庫多)。當時,這是一個驚人的貿易額,因為葡萄牙首富達·伽馬的年薪也不過1000克魯查多 。

              歐洲文獻中首次提到“寧波”,比葡萄牙人到達這里早了兩個世紀。浙江大學龔纓晏教授稱:西方關于寧波的最早文字記錄,來自一位叫鄂多立克的修士,他在《鄂多立克游記》中寫道:“Menzu(即“明州”)此地船只如此之多,不僅你耳聞之后不太會相信,即使你親眼目睹之后可能也會感到難以置信!

              “剿倭”官軍摧毀雙嶼港 繪圖/徐盧男





              明嘉靖時“倭寇”侵擾區域范圍





              其實我不想談、甚至想回避明倭寇問題,因為它遠比想象中要復雜,遠不是“英雄般”肯定或“翻案式”否定,所能概括的。但是,為了引起誤會,還是要梳理一二。

              16世紀雙嶼港的繁榮,在朝廷眼中當然是“非法的”。1548官軍將這些人以“倭寇”的名義絞殺——當然不可否認,里邊有許多人,常在日本諸島活動,有明朝人,也有日本人,也有葡萄牙人、荷蘭人。

              站在王朝統治者立場,這些海上據點,是不安的因素,作為農耕文明的王朝,閉關鎖國帶來的思維,更是無法看到:當時,全球化的第一次浪潮已經全面鋪開,推動海洋文明、開展海洋貿易是大勢所趨。

              彼時,寧波、溫州、臺州等沿海居民也已經深度參與著這場大變革,并給自身生活帶來了改善。雙嶼港,是浙江,乃至東海領域最大的貿易場所。“一葉之艇,送一瓜,運一罐,率得厚利……三尺童子,亦知雙嶼為衣食父母”(朱紈語)。

              對此,內地平原居民可能會一是費解不理解:“沒有了大?梢苑N地嘛!

              但是,寧波所在的東南沿海,不僅是水鄉、而且是“山鄉”,對于人多地狹的沿海人民,航運、貿易、大海就是命根子,海禁對沿海人民來說,極其致命。走私,或許結局不好,但總比等死好百倍,鋌而走險的民眾,加入了劫掠的海盜,或走私的海商隊伍。從這個意義上說,將打擊走私集團的行為,上升為反侵略戰爭,的確有些夸大,但我們也不能否認——走私隊伍不排除有日本浪人侵擾劫掠中國百姓。

              有人說,須將戚繼光、俞大猷等人,拉下神壇——這本是個偽命題。此二位是朝廷命官,為朝廷做事,執行的國家政策,即使在大明時期,也未曾登上過神壇,又何來拉下(至于后來如何走上神壇的,應該是近代抗戰時期吧)在軍事方面,他們的確是出色的天才——無論他們的對象是誰,都無法否認其軍事家的地位。

              關于嘉靖倭寇隊伍的中、日人員構成,基本已有定論,而且明人都沒避諱(“大抵真倭十之二三,從者十之七八”!睹魇贰罚,保守估計,大明籍人占了七成。被視為倭寇大的道理大概是——這批人的作戰方式的確是“倭式”的,從兵器到戰法,機動靈活,適合流竄作戰,戚繼光的鴛鴦陣,正是為對抗“倭式”戰法而發明。

              不過,這些人畢竟不是日本正規軍,更像是擁有倭人作戰方式的國際走私武裝。

              關于倭寇問題,把其說成“反侵略戰爭”的確值得商榷,但直接說成“鎮壓先進的海洋文明”,似也矯枉過正。查史料,明朝高層也并未把這個事塑造成可歌可泣的事件;而萬歷年間的“壬辰抗倭”更被王朝重視,它(朝鮮之役)和播州之役、寧夏之役,一起被列入“萬歷三大征”。

              戚繼光等人的軍事行動可以看成,“明朝肅清中國沿海國際走私集團的行為”,而對象的國籍問題,似乎并不重要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非要宣傳反侵略的抗倭,不妨可以多宣傳下萬歷年間李如松等人對日本正規軍的功績。戚繼光從來不是神,他就是一個軍事家,執行了一場任務而已,雖然沒有殺多少真倭,但也沒必要背上“劊子手”的之罵名。

              且不管出發點如何,執行“海禁”政策、打擊自由貿易,對沿海地區,尤其是寧波這樣的港口城市,其打擊是致命的的,而且寧波下一次重新對外開埠,已經是三個多世紀后的1844年了。而戚繼光等人的軍事行動,并沒有從根本上禁絕走私,反而讓走私更加嚴重。走私問題并不是滅絕的,而是因為隆慶開關恢復開埠,問題反而就迎刃而解了。

              海禁、港口經濟危機、海洋經濟崩潰過程連鎖反應是這樣的:

              海禁➩貿易中斷➩港口廢棄➩商鋪進出貨源斷供、碼頭工人水手失業、航運商人破產➩城鄉經濟命脈崩潰➩地下走私猖獗➩合法貿易轉為“非法貿易”

              簡單總結一下明代寧波遭遇了三次大的不幸:

              第一次:名字跟國號沖突,發展了七八百年的“明州”品牌被擼掉了。

              第二次:日本人爭貢事件發生在寧波地盤,讓高層對其更加不信任,關閉了海關。

              第三次:倭寇作亂,寧波因為對日貿易牽連,幾乎被判死刑。

              據寧波著名文化學者周時奮先生(已仙逝)考證:港口經濟繁榮的時候,寧波城是一座“比威尼斯還威尼斯”的水城”,“在宋元至明朝中期,如果有一架直升機俯瞰寧波城全貌,那座梨形的羅城,就像浸泡在水中的一個島嶼。兩片水——日湖和月湖,像兩條臂膀把寧波城緊緊抱在懷中!寧波城水系的淤塞,跟海禁政策的時間,是一致的。

              《寧郡地輿圖》為清道光以前繪制的寧波城市地圖,右上角有海運大船、內河小船,城內街道、建筑、商鋪、橋梁等等一一俱全。此圖現藏于美國國會圖書館





              晚清寧波城內街巷,堪比蘇州的小橋流水人家,只是再也沒有了繁盛的碼頭





              英國人手繪的19世紀40年代的寧波入?。





              沒有了港口貿易,曾經遍布城內外的河流水系就失去了航運價值。時間一長,湖泊開始淤塞。清初,寧波月湖“廣長減十之六七,而所有汀洲島嶼,不可復識”,從1374年關閉市舶司到1844年重新開埠,寧波港在470多年歲月里(朝貢貿易作用有限,幾乎不產生GDP),幾乎是處于荒廢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海禁期間,寧波外港——雙嶼(今屬舟山,當時為寧波府轄區),頑強的民間私人貿易,還是堅挺了一段時間。不過,一座富可敵國的港口,最終成為了一片廢墟。如果明朝政府當時能網開一面,因勢利導地走開放之路:實行“內陸重農、沿海重商”的雙軌制,那里或許會成為一個擁有主權的“香港”或“澳門”。

              英國人到達寧波,比葡萄牙人晚了兩個世紀1683年,英國商船抵達舟山、寧波一帶;1698年,英國人設紅毛館于定海(時屬寧波府管轄)街頭泥城;1700年,英國東印度公司派船一艘前往寧波試求通商。此時,清朝繼續推行閉關鎖國,“官方貿易”通道,只留下廣州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但是英國人不滿足,并且十分看好寧波及其海域。當時,英國人對寧波投資額:101300英鎊;對廣州投資額:40800英鎊;對廈門投資額:34400英鎊。

              寧波的商業地位遠遠勝于廈門和廣州,兩百多年后,英國人發動鴉片戰爭,并沒有在珠江口登陸,最終還是通過寧波的鎮海、定海打開中國大門的。而當時他們的首要索取對象,并不是香港島,而是是寧波東部的舟山。

              打開寧波大門的鎮海之戰





              英國人從寧波鎮海打開江浙地區大門。中英《南京條約》

              迫使清政府開放廣州、廈門、福州、寧波和上海 。從明初海禁沒自由貿易,到到1844年寧波重新開放經歷了近500年。對于一個以海洋為生的港口城市來說,時間已經太久,錯過已經太多。而寧波本地形成的商幫集團,因為本地沒有市場,也逐漸流失。有的南下了,到了香港;有的北上了,去了上海。

              上海和香港的崛起,是開放造就的繁榮,但決定因素不再是港灣,而是人才和資本。

              近代開埠,甬人入滬

              機會總是此消彼長的,寧波港逐步走向衰落的時候,對岸長江口的小縣城上海卻悄然崛起,我們前邊提到:寧波建港的自然條件優于上海,那為什么最后上海還是勝出了?

              答案是:長江流域腹地與商業資本強大。到了清末,貫通南北的京杭運河,逐漸被貫通東西的長江航道所取代——一是長江沿岸通商口岸開放及經濟崛起所致,二是太平天國等內亂對運河沿線的破壞,加上黃河1855年改道,導致更多投資從運河沿線轉向長江沿線——此前松江府的上?h,就成了這樣一個資本匯聚之地。

              寧波的優勢:天然港灣眾多、區位面向大海、海運優勢明顯;寧波的劣勢:山脈阻隔,內河航道狹小,經濟腹地狹窄

              上海的優勢:長江航道暢通、平原開闊坦蕩、經濟腹地廣闊;上海的劣勢:泥沙堆積河口、缺少深水良港。

              跟“靠海吃!钡膶幉ú煌,上海城市的壯大,最早的強項是長江航運和商業資本。

              鴉片戰爭后,外國冒險家蜂擁而至,在黃浦江畔建筑了碼頭、倉庫;19世紀70 年代,上海港成為全國的航運中心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中心,是用錢燒出來的,為了把這個大蛋糕做好,外國冒險家和投資者是不惜加大投入的。外國人一開始并不愿意插手太平天國與清朝的內斗,甚至還與天平均合作過。隨著太平軍節節敗退,又進攻上海。好家伙,這下外國人惹毛了,趕緊拿起火槍跟太平軍開火,就是為了保住上海這個商業資本中心,這是他們苦心經營的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十余年的太平天國動亂,促使廣東、福建、寧波,的投資轉移到上海。既然上海港口條件不好,那就用錢來改變,造出一個江海聯運的大港。1905年成立的上?F志,專門負責疏浚航道。1906年到1911年,疏浚航道的費用達到了773萬兩白銀,占到當時上海港年稅入的12%!

              寧波港雖然荒廢了,但“寧波元素”并沒有沉淪,著名的“寧波商幫”搶灘上海,推動上海發展和崛起——當然,對于寧波本地來說,這是人才的外流。

              比如,首次將輪船引入商業領域的依舊是寧波人。1854年冬天,寧波船商從國外購買了一艘輪船,取名“寶號”!皩氻樚枴钡闹饕蝿帐菫楹I仙檀o航,是中國第一艘商用輪船。

              寶順輪開進甬江口 繪圖/劉震宇





              不光城市建設,在傳統的航運領域,寧波被上海迅速取代 已經是不爭的事實。隨著港口腹地的喪失殆盡,寧波港最終成了上海的支線港口,幾乎不參加直接的對外貿易活動。

              到了1937年,寧波港船舶載,重量已經不到上海的1/10。在孫中山的《實業計劃》中,寧波僅與葫蘆島、煙臺、溫州等港口一樣,是一處無足輕重的“三等港”。一座千年商埠,最終在國際航運體系中被慢慢遺忘了。





              “一城煙雨半東南”,描寫上海之大;“全城煙囪三支半”,形容寧波之小。上海外灘,已經是個今人熟悉的名詞,而外灘的最早版本,來自寧波。隨著寧波人入滬,“外灘”這個詞也被搬到了上海。

              晚清彩色地圖中的寧波三江口和老外灘





              上海人樂于叫寧波人“小寧波”,更以“阿拉上海人”為豪。不過,“阿拉”來自寧波話里的“阿拉寧波人”,而土著上海話原有的“我!,已經很少被人提起了。

              上海城市崛起過程中,“小寧波”們是中流砥柱。從1852年到1948年,寧波人用占當時上海1/5的人口,創造了上海的1/3財富。

              在上海,國人創辦第一家銀行、第一批保險公司、第一家信托公司,均出自寧波商幫之手。

              除了締造上海,寧波商幫還推動了天津、武漢的崛起;抗戰時期香港經濟的繁榮,多有寧波人之功。這正如民國年間出版的《中國商業地理》所言:“上海者,即曰寧波人之上海!

              這些如雷貫耳的名字,都是“寧波幫”:

              張敏鈺,□□的水泥大王

              王傳麟,□□棉紡大王

              傅在源,東京的雜糧大王

              張濟民,新加州地產大王

              陳廷驊,香港棉紡大王

              曹光彪,香港毛紡業大王

              李惠利,香港鐘表大王

              邱德根,香港娛樂大王

              包玉剛,締造了香港船業王國

              邵逸夫,締造了香港TVB傳媒王國

              大港歸一,明州復明

              復興再牛的地方,強如魔都上海,也不可能把所有經濟功能包攬,發展更不可能十全十美。比如,從19 世紀六七十年代開始至今,航道水深問題就始終困擾上海港。當代,上海斥巨資在浙江洋山島,興建深水港區。不過,洋山港潛力總有用盡的一天。

              于是,寧波終于迎來了復興之機。20世紀70年代末,海運荒廢已久的,寧波的濱海到處是白茫茫的蘆葦蕩,曾遠渡重洋的偉人敏銳地發現了地圖上的秘密:

              1979年,鄧小平在南海邊畫了一個圈,圈出了深圳特區。1984年,他又在東海邊畫了一個點,讓寧波港重新復活。他老人家特別指出:“寧波的優勢有兩個,一個是寧波港,一個是寧波幫”,“要把全世界寧波幫都動員起來建設寧波!

              跟上海港比,寧波的優勢是水深,劣勢是腹地。改革開放后,寧波港重新釋放活力,交通環境的改善,讓上海的“腹地優勢”不再那么明顯。

              寧波先是鞏固了嘉興、溫州、臺州港,杭州灣跨海大橋開通后,又讓蘇南及蘇北等廣大地區成為寧波港的勢力范圍;“無水港”和海鐵聯運又使寧波港,伸向金華、義烏、衢州,江西的鷹潭、上饒。

              歷史上,寧波、舟山本是一個整體。當代,寧波、舟山分別成為獨立的行政區,地圖上那條淡淡的紅線,束縛了兩個大港騰飛的翅膀。2005年底到2006年初,“寧波—舟山港”正式起航,一體化后的新港口,立刻迸發出驚人的活力。這個加強版的“大明州港”,貨物吞吐量目前穩居全國首位。

              寧波海域位于我國沿海主通道與長江黃金水道交匯處,北距上海吳淞口130 海里,距青島433 海里,距秦皇島683 海里;南距廣州824海里,距廈門476海里,與香港、基隆、釜山、大阪、神戶等大港間的國際航線均在1000 海里以內。2006年1 月1 日,“寧波—舟山港”名稱正式啟用,原“寧波港”和“舟山港”名稱不再使用。“寧波-舟山港”,目前形成了“一港十九區”的格局,其中寧波港域有8個港區,舟山港域有11 個港區。







              關于明州(寧波)的發展,可以大致總結為:

              唐宋,海上絲綢之路繁榮,明州始終是“三大港”,經濟地位猶如今“北上廣”般的存在。</li><li>明代,兩遭橫禍:明初海禁,商業貿易全無,只剩下朝貢貿易;嘉靖“爭貢事件”惹來朝廷關閉朝貢貿易,寧波徹底閉關。寧波與大航海時代,擦肩而過。</li><li>清代,英國商人頻頻扣關,開埠后上海崛起,資本人才外流,寧波追趕不及

              寧波是一座低調的實力派之城,它的知名度不高,跟明初那次改名有關:

              現在,很多人一說明州,還以為是美國那個“明尼蘇達州”呢。

              唐朝到明代,一個七八百年的名字,明州本來是一張最好的“品牌”。改成寧波之后,“波瀾不驚”,遠不如“明州”朗朗上口?慈思覔P州、廣州、泉州,當時一塊制霸海上的兄弟,現在都還保留著“品牌”呢,相比之下,寧波運氣不好——唐朝取了個“明”,誰能想跟后邊來個明朝呢。

              另外,周邊杭州、蘇州、南京、福州歷史文化底蘊強大,加上上海這個巨無霸的強大磁場,寧波的確不顯山露水。

              而且,“非省會”身份讓他缺少強大的話語權,實力雖強,也只能忍辱負重,伺機崛起咯。

              “一帶一路”時代,寧波和寧波人,擼起袖子加油干,他跑啊跑,追呀追,為的是,追上那個無比輝煌的自己——明州。

              如果江南人民拋棄“地圖炮”,讓杭州、上海、寧波發揮各自優勢,這個“正三角形”的版圖格局

              一定會釋放出燦爛的光芒——而那個光芒四溢的明州,也一定會越來越“明”!





              上海:金融、資本、綜合經濟中心,上海不能太臃腫,港口經濟可逐漸轉交寧波去做。

              杭州:電商、物流、創意經濟中心,而本省的綜合經濟中心,可以讓寧波去擔當。

              寧波:港口、外貿經濟中心 ,在此基礎上可以往本省經濟中心上努力一把。

              從明州到寧波:它是,海上絲綢之路的縮影。
              yangyvshi    等級  

              2 樓 發表于  2018-7-19 3:59:05    編 輯   

              “等待”不如“都知道”,交流、議論要維護,斷章取義不可取,應該知道聽“老人話”的道理!練g迎來做客】
              1
              表情
              所有內容均為會員自愿發表,并不代表本站立場.
              幸运365彩票